中南海保镖者美杰:一招搞定乔丹的保镖,工作以身挡子弹是常态

现在的人们一般通过古装影视剧了解“镖局”这一古老的行当。从史料记载来看,镖局的主营业务范围大致有信镖、银镖、粮镖、人身镖等,一些习武者抓住“商机”以“镖师”为业。

如今社会的物流、保安、武装押运、保险、信用中介等职业领域都可以看作由镖局演变而来,其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当属智勇双全的职业保镖。

功夫巨星李连杰主演的电影《中南海保镖》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真实的“中南海保镖”者美杰的经历远胜于片中角色。

他曾任多国领导人的贴身保镖,曾说道“我的工作经历有些能说,有些现在不能说,有些永远都不能说”

不过只聊他在商业活动中的丰功伟绩,就足以让大家津津乐道,比如一招太极拳“揽雀尾”就打得乔丹的日本保镖心服口服。

“中南海保镖”创立国内最早的高级安保公司

者美杰1996年以国家警卫局中校警官的身份退役,所谓的“中南海保镖”其实就是中南海高级警卫人员,隶属于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的“中南海警卫组”,负责相关的安全警卫工作。

他有着近20年的工作经验,战绩累累。

者美杰曾在各种重大国事活动中担任国内领导、国际元首等政要的随行警卫,执行任务时“如履薄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精神高度集中随时保持“以身挡子弹”的状态是常态。

一旦发现任何风吹草动,他必须立即做出是否具有攻击性的准确判断,并采取不同的措施。

而风平浪静时也丝毫不能松懈,小到站位都要细究,既不能挡住媒体的镜头,也不能大喇喇地矗立政要背后,更不能直接隔开任何人。

毫不夸张地说,每次任务都是一次汗湿重衫的大考历练。

在普通人的印象中,名人政要的贴身保镖就是身手过硬、体魄强壮的“打手”。

但在者美杰看来,合格的警卫工作者除了擅长擒拿格斗,具备国家级武术教练、散打裁判的资质,掌握各种枪支的射击、排爆、特技驾驶等专业技能,还有警卫队形、走位、站位,甚至英语、公关礼仪、交际舞等十八般武艺都要会。

者美杰本人看上去也不像高大威猛的“护卫”,他身高中等,面容儒雅,总是态度明确地指出,保镖真正的重要职责是做好防范于未然的防御,事先规避一切风险,而不是主动攻击。

如果当事人都已经遭遇暴力侵害等危险了,保镖才去保护对方,那就是层次很低的工作,甚至是失职。

深爱自己职业的者美杰希望找到更适合发挥自己能力的广阔空间,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世人对于“保镖”的认知。

因此他在退役后选择了创业,成立了北京第一家高级安保公司——伟之杰,主要为大型活动、重要场合提供安保咨询、特种服务。

他组建了风险控制、安保咨询的团队,致力于为现代保镖正名。

将保护中外名人、重大活动的安保工作进行到底

者美杰无疑是资历很深的安保工作从业者,但无论是世俗意义上的“保镖”还是新兴的安保领域,对于当时的中国市场而言都是相当陌生的。

他带领着自己的团队在实践中摸索前行,同时还要尽力把每一项委托都做到十全十美,以赢得每一位客户的信任。

者美杰的创业之路开始得并不顺遂。他注册公司的钱是找亲朋好友借的,公司成立伊始客户稀少,为了给团队发工资,他甚至卖掉了自己的房子,与妻子小孩一起搬回父母家“蜗居”。

更加举步维艰的是客户对于者美杰的公司性质的误解,曾有富豪的妻子上门甩出几十万元现金,要求他派“打手”去“教训那对出轨的男女”,他不仅要婉言拒绝,还极力劝解对方不要采取过激的违法手段。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者美杰坚持安保团队出战的现代职业保镖理念,不断增强法律意识,提升整体专业技能水平,良好的职业操守和一单单有口皆碑的保护实绩让他的公司站稳了脚跟。

因为工作机会一次又一次地成为“名人保镖”,更为他的人生不断增添传奇履历。

谈及自己保护各位大人物的工作经历,者美杰笑言,当政界人物的保镖有时候比保护大明星们轻松,因为作为贴身的高级警卫员,外围还有都好几层安全防护。

但明星参加商业活动时往往就只有一道安全防线了,因此相对而言风险也是非常高的。

例如,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2003年第一次来到中国,者美杰及其团队承接了安保工作。

由于国际和国内安保领域的发展程度落差较大,者美杰敏锐察觉到了对面的前西班牙皇家警卫同行暗暗质疑他们的工作能力,更加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应对。

当时皇马群星在天津临时参加了一个商务活动通告,时间紧迫者美杰的团队来不及控场,活动承办方又前期准备不充分,结果现场被蜂拥而至的球迷们围堵得水泄不通,有球星的衣服都被扯破了。

眼看场面就要失控,者美杰临危不乱地迅速指挥安保人员艰难筑起人墙,然后他与皇马安全官一前一后抢出贝克汉姆、罗纳尔多等人安全离开。

皇马安全官最终折服于者美杰的团队专业素养,临别时不仅赠送礼物,还热情地邀请他们去西班牙皇家马德里做客,保证让他们宾至如归。

者美杰还担任过乔丹到访中国时的中方安全官,而与乔丹随行的日本保镖生得人高马大,是一位空手道高手,看着颇有几分书生气的者美杰,甫一照面就心生挑战之意。

者美杰欣然接下战帖,对方率先出手,重重挥出一记铁拳,他侧身闪避,比出太极拳“揽雀尾”之式,脚下使绊儿,手上借势以柔克刚,看似顺手一拉就将对方重重拍到了墙上。

这位日本保镖从此就对中方安保人员毕恭毕敬了。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者美杰的公司是获得官方授权的民间安保机构,承接了不少相关的工作。

他担任了北京市旅游行业奥运评估专家组组长,与国内外安保专家通力配合,为国际奧委会总部、北京奥组委指定的宾馆、饭店、旅游景区、旅行社等进行风险评估。

与此同时,他的团队还负责了一些民间个人、团体的高端安保及咨询服务项目。通过这次盛会的实战,者美杰更加坚定了打造国际化安保公司的目标,并为之不懈努力。

不断探索中国民营安保企业的发展之路

在者美杰提供过安保服务的名人中,他对已故作家李敖的印象十分深刻。这位台湾学者刚开始自己的“神州文化之旅”时并不怎么在意安保工作,觉得自己不过一介文人,又不是大明星。

谁知由于李敖一向毒舌刀笔,他的受众中激进者不少,在北京法源寺参观时就差点遭遇突袭,好在者美杰的团队赶在他有所察觉之前就及时化解了危机,这才有惊无险。

在北京大学图书馆遇到的情况就更加险象环生了,活动主办方没想到要限流,超出预期的“敖迷”们挤爆了现场,者美杰率队艰难地将李敖毫发无损地护卫离场,自身却鼻青脸肿,各有损伤。

两次遇险后,桀骜不驯的李敖对者美杰心生亲近之意,接受了主办方的安排与安保团队同住。

李敖觉少失眠,者美杰就陪着他彻夜长谈,聊得十分投机,自觉受益良多,还收下了一幅李敖的题字,就是语出《孟子》的“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

者美杰也由此开始认真思考如何顺应时势,抓住机遇继续发展自己热爱的安保事业。

北京奥运会结束后,者美杰的团队走出了国门,为伦敦奥运会的安保工作护航。

在如今的“地球村”,中国人去国外工作变得越来越平常,而者美杰每次看到中国企业的外派员工在异乡遭到绑架、劫持甚至杀害时,都会深感痛心。

他们的业务范围也渐渐拓展到了给中国的大型企业做防绑架、防动持等应对突发变故的安全培训,为有需求的企业客户提供出国服务等。

者美杰希望在壮大自身的同时也为民营安保行业探索出一条良性发展的道路。结合摸爬滚打多年的经历,者美杰坦言这行做起来并不容易。

从宏观层面而言,希望官方制定相应的政策,引导行业健康发展,而从业者和经营者们应该加强学习与合作,避免恶性竞争,一点一滴地改变公众的认知,让大家明白,安保工作与保姆、私人保镖、黑社会打手有本质的区别。

从1989年公安部出台的法规,明令禁止为企业领导提供“私人保镖式”服务,到2010年,中国安保业首部法规《保安服务管理条例》正式施行,明确安保服务公司可以为客户提供随身护卫服务。

“保镖”这一安保行当终于名正言顺,折射出的是时代的变迁和服务业多元化发展的变革。

对于像者美杰一样不愿意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总是不断积极开拓进取的从业者来说,“保镖”是这一生都值得骄傲的职业。

因此促使现代职业保镖的工作从世人眼中看似武夫的角色,演变为一个备受敬重的行业,是他们毕生的追求。

不接违法委托,有些秘密永远都不能说的职业操守;防御永远大于攻击,靠智慧、修养而不是靠拳脚解决危机的谋略……

终有一天人们会明白,除了业务水平过硬之外,法律意识、大局意识及与其他主流行业要求一致的专业素养,才是他们眼中的“保镖”最重要的从业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