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足球掀起全攻全守橙色风暴巴塞罗那踢起行云流水的Tiki-Taka

当荷兰足球掀起全攻全守的橙色风暴,荷兰足球掀起全攻全守橙色风暴巴塞罗那踢起行云流水的Tiki 当巴塞罗那踢起行云流水的Tiki-Taka,世人总会铭记起同一个名字——约翰-克鲁伊夫。荷兰足球掀起全攻全守橙色风暴巴塞罗那踢起行云流水的Tiki

身为球员,他三次荣获金球奖,三次赢得欧冠冠军,让全攻全守和阿贾克斯走向世界,将荷兰足球写进了世界足球的版图,被誉为“荷兰飞人”;身为教练,他率领巴塞罗那实现西甲四连冠,并在1992年首夺欧冠冠军,建立巴萨梦一队,被奉为“巴萨教父”。

2016年3月24日晚,克鲁伊夫因癌症去世,享年68岁,世界足坛陨落了一颗殿堂级的巨星。克鲁伊夫球员时代为阿贾克斯赢得8次荷甲冠军以及欧冠三连冠,教练时代为巴塞罗那赢得4次西甲冠军和历史首座欧冠,在荷兰国家队,他留下48场33球,只参加过一届世界杯,但在1994年评选的世界杯历史全明星阵容、1998年评选的20世纪足坛最佳阵容、2002年评选的世界杯历史梦幻阵容中,克鲁伊夫都榜上有名,在众多媒体评选的足坛历史百大球星中,克鲁伊夫都始终位列前十位。无论作为球员还是教练,无论是球技的观赏性还是执教的理念传播,克鲁伊夫都是梦幻的。

足坛历史上那些与克鲁伊夫并立的殿堂级巨星,大多都拥有一座大力神杯作为加冕礼,但克鲁伊夫却没有,他只有一次参赛,收获一次亚军,被称作无冕之王。在那些足坛伟人中,有球王,有皇帝,克鲁伊夫则被称作圣人,没有金殿中山呼万岁的万人之上,只有江湖中世人皆赞的圣名远扬。

与冠军相比,一步之遥的亚军总被遗忘。但1974年世界杯,克圣和他的荷兰得到的赞誉,并不逊于贝皇和他的西德。贝肯鲍尔成为第一个捧起大力神杯的世界杯队长, 但克鲁伊夫被评选为1974年世界杯的最佳球员,他以荷兰飞人之名,让郁金香首次盛放在世界足坛,与贝肯鲍尔展开了一段皇帝与圣人的旷世对决。

在克鲁伊夫之前,荷兰队只在1934和1938年两次参加世界杯,两次都是只踢一场就被淘汰。直到克鲁伊夫和他的恩师米歇尔斯,在阿贾克斯将全攻全守的理念发扬光大。1971到1973年,阿贾克斯完成欧冠三连冠,在欧洲足坛建立王朝,克鲁伊夫也连续荣誉金球奖。1974年世界杯,27岁的克鲁伊夫和橙衣军团终于亮相世界。

时隔36年重返世界杯的首场比赛,荷兰队由雷普完成梅开二度,击败前世界冠军乌拉圭,取得世界杯历史首胜。一股橙色旋风席卷世界杯,球场上球员没有了明确位置,打破了常规的位置界限,所有球员在场上灵活换位,承担进攻和防守的双重角色,后防线大胆前移压缩对方空间。这种战术理念,需要球员拥有极强的战术执行力以及彼此之间的超强默契,克鲁伊夫就是实施这种战术的核心,伦森布林克、内斯肯斯、雷普、范哈内亨、克鲁尔、阿里汉、延森等一批天才球员,也尽情地施展着他们的才华。

小组出线后,荷兰队在复赛阶段更加势不可挡,4-0大胜阿根廷,克鲁伊夫梅开二度。2-0击败东德,内斯肯斯和伦森布林克建功。末战2-0击败卫冕冠军巴西,赢得决赛名额,更是堪称足坛新旧势力交换的转折一战,拥有雅伊济尼奥、里维利诺的桑巴军团,完全无法阻挡橙色风暴的席卷,克鲁伊夫的滑翔进球,更是他荷兰飞人称号的由来源泉。

世界杯决赛,当比赛开球,荷兰队连续传递,集体压过半场,站在中锋位置的克鲁伊夫来到中卫位置持球,随后凭借个人能力突破造点,由内斯肯斯罚进,制造决赛最快进球。但随后的比赛中,德国人福格茨冻结了他,布莱特纳的点球和盖德-穆勒的抽射逆转了比赛。克鲁伊夫的悲壮背影让人遗憾,而这也是他留给世界杯最后的背影。

1978年世界杯,克鲁伊夫因复杂的场外原因选择退出,1974年世界杯成为他留给世界杯的唯一,但就是这样的唯一,留给了后人无限的惋惜,还有由衷的崇敬。克鲁伊夫退役后,在巴塞罗那彻底改变了这里的历史,他将全攻全守的理念从拉玛西亚到巴萨一线队完成改造,巴萨梦一队征服欧洲。16年后,他的得意弟子瓜迪奥拉以此为灵感源泉,将Tiki-Taka在梅西、哈维、小白等人中演绎,让巴萨梦三队实现了更伟大的成就。

如今,圣人辞世,教父远走,留下的是那永不磨灭的14号背影,还有那代代相传的足球理念。

特别声明:本文为自媒体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尽快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